当前位置:主页>租房故事>是爱情还是贪慕虚荣? 我成了他的出租屋情人
是爱情还是贪慕虚荣? 我成了他的出租屋情人
来源:作者:本站
[摘要] 有些代价是必然的,就像时间和生命都是无法逃避的东西,爱也和痛一起,终将把我们握在掌心。想想那些爱过恨过的人吧,想想那些寒过暖过的日子吧,不如此,我们又怎样去记忆穿梭而过的时间呢?

有些代价是必然的,就像时间和生命都是无法逃避的东西,爱也和痛一起,终将把我们握在掌心。想想那些爱过恨过的人吧,想想那些寒过暖过的日子吧,不如此,我们又怎样去记忆穿梭而过的时间呢?

口述:阿春

22岁女无业

实录:安洁进城16岁之前,我生活在西北一个贫穷的山村,怎么形容她的贫穷我不知道。但是一直到16岁我衣服的颜色都是白、黑、蓝这样的单调。我总是想那些电视里的霓虹灯里是一个怎样的世界。

16岁的时候,我念完初中就没再上学了。春节刚过,我和老乡一起到上海来打工。走的时候,说实话心里没有一点悲伤,而是充满了希望。因为我知道一走出这漫天的黄土地我就可以有钱了,可以买各种颜色,不同样子的好看衣服,也可以吃一些我从来没吃过的东西。那个世界和家乡不同,五颜六色,不像这里,一眼望去,黄土地都看不到边。

到了上海,才知道事情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样,我一没文凭,二没户口,那些看上去体面的工作根本轮不到我。在老乡的介绍下,我到一家小餐馆当了服务员,干活累不说,每个月才只有300元钱,还要忍受老板严厉的责骂。那时我人生地不熟,也只有先做了再说,每天晚上我只能睡在小饭店的阁楼上,哪怕是坐都坐不直腰,就更不要谈梅雨的闷热和夏日的严寒了。等我听得懂上海话的时候,我转到一家发廊当学徒,虽然每天要洗头到夜里11点,下了班累得躺在床上连饭都不想吃,但比起在餐馆,待遇总是提高了一步,而且也认识了几个朋友。我也学会了喝啤酒,到卡拉OK去唱歌,去街边的小店买挂着名牌商标的便宜衣服。

两年过去了,我没攒下什么钱,但见识确实是长了不少。那时,如果不开口说话,从外表上看来我也有几分城里人的模样了。

那年的春节,我回了次家,爸爸妈妈想让我结婚,对方是一个在家乡还算殷实的人家,但我拒绝了。我说我还要出去打工,给家里挣点钱。其实,挣钱只是一方面,看过外面的繁华,哪怕这些繁华不属于我,我也不想再回去灰头土脸地过一辈子。我想在上海慢慢熬,然后和许多姐妹一样,找个城里人嫁了也不是没有可能,毕竟我还年轻。

[1][2][3][4][下一页]